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集体游戏 >> 正文

【丹枫】捡来的双胞胎(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立波,快来看,我捡了一对双胞胎。”冯思雨满脸的兴奋和喜悦,一手抱着一个小毛毯子裹着的小孩费劲地进了屋。

“什么?捡的?还一对双?”杨立波充满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还把手往身上的花围裙上擦了擦,今天他要为老婆做晚饭,庆祝她三十岁生日。

“哇!这么小,好像是刚生下的。”杨立波看着放在床上的两个可爱的双胞胎,眼睛里满了怜爱。

“是的,应该是刚生下来的吧?”冯思雨边换衣服边又来到床前弯下腰用手指轻轻摸了一下其中一个宝宝的小脸,和什么也没有一样的光滑。

“你在哪捡的?谁家能舍得把这么可爱的两个女儿扔了?”杨立波满眼的疑问。

“就在咱小区里的那个亭子下,刚刚我路过那,一个人没有,发现了椅子上放着两个婴儿,我以为宝宝的妈妈在附近,站了一会没人,我怕被人讹诈了,或许是谁设的陷阱,就转身走了,可直到快到咱家楼道了,也没人来抱,后来又走过来几个人,探头探脑后看了看也相继走了,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哪个末婚的妈妈扔的弃婴,我就把她们抱了回来。”“噢!好奇怪,你怎么知道是两个女婴?我还没来得及看?”冯思雨说了经过后,猛然想起了杨立波的那句话,满眼的疑问,孩子的小毯子还没散开。

“我……我看她俩长得像女孩,那么的可爱,猜的,猜的。”杨立波有些口吃了,眼神一闪,移开了冯思雨的目光。

自从家里有了这两个双胞胎女婴,杨立波就让冯思雨辞了工作,本来冯思雨是一所售楼处的副经理,她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工资也相当可观,可是为了照顾这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冯思雨只好带着十二分的不舍,离开了公司,做了个全职的太太。冯思雨用女性特有的母爱情怀,天天忙碌在两个宝宝身边,她常常认为,这是老天赐给她的宝贝,因自己在一次怀孕中,不小心流产了,导致子宫被切除,永远的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力。

“爸妈,来,快看看两个孩子。"冯思雨把从乡下老家赶来看孩子的公婆,领进了孩子的房间。

“真好看,一天一个样,一晃长这么大了!”杨立波的老妈开心地说了一句,杨立波的老爸用手悄悄地拽了她的衣角一下。

“妈,您这话说的,好像看过她俩似的?”冯思雨觉得婆婆的话好像哪里不对。

“啊,小孩子不都是一天一个样吗?”婆婆好像也发觉自己话有些不对,忙解释了一下。

“你妈的意思是,小孩长得快,睡一觉一个样。”公公也忙着说了一句。

“是的,才抱回两个月,看她们都会笑了,好可爱。”冯思雨开心地望着手也扎扎脚也蹬的两个可爱的女儿。

“思雨,取名字了吗,好有个叫法,不能总闺闺,闺闺的叫。”婆婆一手摸着一个小孩的小脚丫。

“我和立波商量了,大一点的是姐姐叫,雪丽,小的叫雪姿,爸妈听着咋样?”冯思雨进了厨房端来一盘水果放在了床边的电脑桌上。拿起两个削好了皮的苹果,递给了公公和婆婆。“爸,妈,别只顾看她俩,吃点水果。”

“好听,思雨啊,立波这辈子娶了你,是他的福气,唉,妈就是可怜你。”杨立波的妈妈眼里闪出了泪花。

“你这个人,可真够呛,净整些个没用的事,思雨呀,我和你妈一会就走,不然不知她又说些个啥?”杨立波的老爸狠狠白了老伴一眼。

“爸,别这样说妈,妈对我的好我永远记着的,不行,爸您和妈好不容易来一趟,住两天再走,再说了还没见到立波呢,不能走。”冯思雨真心实意地挽留。

她知道公婆是真疼她,他们这辈子只生了杨立波这么个儿子,从小省吃俭用的供他上学,大学毕业后的杨立波被分配到省有名的化工厂当了车间主任,但他不拘于现状,和朋友下海,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冯思雨,售楼处的副经理。可意想不到的是,一次意外的流产,毁了冯思雨和杨立波编织人生的梦,冯思雨常常觉得自己应该离开杨立波,让他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可是杨立波怎么能舍弃对冯思雨的爱,任凭冯思雨吵闹。甚至她会把自己最坏的部分展示在杨立波面前,最后都被杨立波的包容和爱所击败了,公公婆婆也是劝她,不行就抱养一个,从小养大的和亲生的一样,她知道,那是两位老人违心的说话,是为了让自己活得开心一些,为此冯思雨非常的感激。

“立波,今天妈说的话好奇怪?”躺在床上的冯思雨偎依在杨立波的怀里,两个宝宝已安静地睡在了旁边的车床上,杨立波专门订制了一款和床没有什么区别的手推车。白天可以卸了放在一旁,孩子可以放在她们自己的房间里玩,晚上把这车床放在他的大床的旁边,如果孩子饿了或撒尿,他会第一时间听见,孩子的翻身声,和呵呵呵呵的声音,只要一动,他都会知道的。他不舍得让忙累了一天的冯思雨起来,几乎晚上十二点喂的那遍奶都是他弄的,两个宝宝还非常的乖,每次醒了必抱起来撒完一泡尿,还会安静地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等着,只到杨立波一手拿着个奶瓶,到了她们身边,她们才会呵呵呵呵的喊,手蹬脚刨地急得眼睛眼眉一下都会变红了,这时的冯思雨才会醒,和杨立波一人一个喂他们的两个越来越可爱的宝贝。

“说什么话了?”杨立波心头一惊,不知道妈妈给冯思雨说了些什么。

“行了,不说了,也没啥。大概是我多想了,明天你休息,趁天好,咱带宝宝们出去晒晒太阳好不好?我自己弄费劲,又推车,又抱的。”冯思雨自从在家带孩子,两个月没下楼,买菜买所有的生活用品,全是杨立波办置的,冯思雨一天三顿喂宝宝,收拾屋子,洗漱孩子们的衣服,一天从早忙到晚,有时她近中午了才能梳梳头,有空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幸福的脸。杨立波早就打算请个保姆照顾孩子,让冯思雨只管呆在家里,陪孩子就行。冯思雨却说,孩子们从小就失去了亲妈的爱,她舍不得再把她们让别人照顾,她要让她们从小就会感觉到自己是她们的亲妈妈,真心地疼爱她们。听了冯思雨的话,杨立波感动得差一点眼泪没掉下来。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都饿了。”一晃十年过去了,冯思雨一手带大的两个小女婴,已经成了一对漂亮聪明的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了,她们俩长的大眼和冯思雨非常的像,冯思雨常常想,她们许是自己前生的骨肉,而且鼻子和嘴和杨立波一模一样,她俩结合了她和杨立波所有优点,真的让冯思雨惊讶又不可思议。

“我也饿了,雪姿,那也得等爸爸回来。”雪丽看了一眼妹妹。

“妈妈刚打过电话了,爸爸正在路上,快了,再等五分钟,妈妈的雪鱼也马上好了。”冯思雨忙得满脸通红地从厨房里出来,这十年她几乎没变,而且精神非常饱满,是两个女儿给她带来的活力和幸福感,让她在忙的同时得到了快乐。

“我回来了,好香的味道。”刚打开门的杨立波,一阵阵的香味直往他的鼻子里钻。

“爸爸,妈妈,爸爸回来了!”正在餐厅的雪姿一下子跑到爸爸身边,伸手把拖鞋从鞋架上拿了下来,放在了杨立波脚前,然后又接过爸爸手里的皮包,转身放在了沙发上。

“噢,知道了,开饭。”冯思雨在厨房里喊了一嗓子。

“爸爸,您今天回来得这么晚,我和妹妹都饿了,妈妈我帮您拿碗筷去了。”雪丽说着笑眯眯地看了爸爸一眼,进了厨房。

“思雨,谢谢你,把两个女儿照顾得这么好。”晚上,杨立波轻轻吻了一下妻子红润的嘴唇,把她搂在了怀里,眼睛深处有了一丝迷茫和愧疚。

“说什么呢?为什么谢我,该谢的应该是雪丽和雪姿,还有她们的亲妈,是她俩给我做母亲的机会,和一个幸福的家,立波,对不起,我……不能让你拥有自己的亲骨肉。”冯思雨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太对不起老公了。

“别总这么想,思雨,也许……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其实我才是那个该说对不起的人的,你能原谅我吗?”杨立波忽然把胳膊从冯思雨头下拿回来,双手捧着妻子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说。

“啥?为什么说这话?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违法的事了?”冯思雨从杨立波的话里隐约地感觉到了什么,担心他是不是在做工程时犯了法。

“没有,别担心,我为了你和孩子们也会注意的,决对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的,放心。”杨立波看出了冯思雨的恐惧和担心。

“那,这样的话以后不许说,只要你没有做违背原则的事,我都会原谅你的。”冯思雨把身子挺了挺,吻了一下杨立波的眼睛,就是这双不大的小眼睛给了她安全感。

“立波,雪姿的班主任来电话,说雪姿忽然间摔到了,正在医院呢,叫我们马上去。”正在办公室的杨立波接到了妻子冯思雨的电话,声音里满了焦急和担心。

“别着急,思雨,你在咱家楼下等我,我马上去接你。”放下电话的杨立波向秘书交待了一下,快步出了办公楼。

“什么?医生,您说她可能是肾有病?怎么可能?她才十岁?”冯思雨和杨立波做梦没想到,十岁的雪姿竟被确诊为初期肾衰竭,必须肾脏移植,还说她是突发的病症,医治及时,不会影响到今后的成长和任何的发肓,最好在一个月内完成手术。

这无疑是个晴天霹雳,把冯思雨吓傻了,她趴在杨立波身上大哭。“雪姿会死的,多少钱也要救她,钱我们可以再挣,没有雪姿我怎么活。”冯思雨声泪俱下的哭声让杨立波更心碎。

“放心,思雨,我决不会让雪姿离开我们的,不惜一切代价去救她。”杨立波抚摸着妻子颤动着的身子。

“医生,请问一下,肾脏移植需要什么条件?”杨立波安抚好了哭成了泪人的冯思雨,回过头来问雪姿的主治医生。

“这个并不难,父母,兄弟,姐妹都可配型成功,你的肾肯定能给你的女儿用,几率几乎是百分之九十多。”医生边说边用欣慰的眼神看了一下眼前比较年轻的杨立波。

“立波,我想问你一句话,你能如实告诉我吗?发誓。”两个月后,冯思雨把出了院的杨立波和雪姿接回了家。

“问吧?我发誓决不隐瞒。”杨立波的脸有些苍白,毕竟少了一个肾。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和雪姿的各项指标相同,DNA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冯思雨关上了雪姿的房门,她不想让她听见。

“我……我说是巧合,那是我昧着良心,思雨原谅我,其实雪姿和雪丽是我亲生的女儿,对不起,求你原谅我,这件事压在我心里整整十一年了,我天天做梦都想告诉你,可害怕,怕失去你,怕你离开我。”杨立波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拉住了冯思雨的手,眼泪顺着憔悴的脸往下淌。

“说,到底怎么回事,她为什么舍得把生下的孩子放在了小区里,她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从没来看过孩子?还有你们现在是不是还在偷偷的来往?”冯思雨没有大哭大叫,她怕吓到刚躺下的雪姿,现在的冯思雨什么对她似乎都不重要了,只有两个女儿是她的命。

“我们是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她只上到中学毕业就不念了,家庭条件不好。她人长得漂亮眼光高,别人一直看不上,悄悄地喜欢我,那是一次中学同学聚会时,我喝多了,我其实平时不喝酒的,那天刚和你吵了一架,你千方百计地逼我离婚,还二十几天不让我碰你,就这样和她发生了关系,谁知道她竟怀上了我的孩子,我想劝她打掉,父母知道后,百般不让,说等她生下后,给她一笔钱,把孩子抱给你抚养。”杨立波低着头不敢看脸平静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冯思雨。

“后来呢,好想知道,她为了钱就可以舍下自己的骨肉吗?”冯思雨像是在听一个故事,急切地想知道结局。

“她当然不会答应的,可就在她生两个孩子时,难产,还早产了十多天。由于她怕我会抱走她的孩子,没有通知我,当我听到消息赶到医院时,她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人世。”杨立波哭了,那个女人毕竟为他留下了两个骨肉。

“她死了吗?一个年青的生命?真的没了?”冯思雨也满眼的泪,她心里除了伤心真的没有一丝的恨。

“是的,后来我出了一笔钱,给了她的父母,又安葬了她,然后在医院里陪了宝宝们整整十天,那些天我告诉你,我上外地出差,回来的日期定不下来……思雨对不起,我这辈子愧对两个女人。”杨立波抬起头,看着哭得稀啦哗啦满脸是泪的冯思雨。

“不对,我捡到孩子离你说出差在外,隔有两个月呢,这对不上号!”冯思雨记得十年前杨立波出差那事,整整十天,从来没有过的。

“在医院观察了十天,我把孩子送回乡下让妈妈照顾了近两个月,后来看她们大一点了,才抱回了家,我自己演了一个独角戏,看你的身影出现在小区后,我才下楼把孩子放在亭子里的,其实我一直躲在楼洞里看,怕你不去抱孩子,又怕被别人抱去,还好咱这小区是封闭式的,外人不能随便进入,既便被人抱走,也是楼区的,思雨,这就是我隐瞒你的全部。”

杨立波说完后长长地出了口气,他觉得好轻松。

“我……”冯思雨刚想说话。“妈妈,我饿了。”雪姿推开门轻飘飘地走了进来。

“噢!乖,妈妈这就给你熬粥去。”冯思雨擦了擦眼泪。

“妈妈,多熬点,爸爸妈妈一起吃。”

一个月后,杨立波,冯思雨领着雪丽,雪姿来到了一座长满了荒蒿的坟墓前。冯思雨默默地说,“姐姐,谢谢你,今天我领雪丽和雪姿来看你了,你看她们长得多可爱,你放心吧,她们就是我亲生的女儿。我会年年带她们来看你,等她们出嫁那天,会告诉她们一切的。”

羊癫疯可以治疗好吗
江苏南京癫痫医院
婴儿颠痫病的早期症状

友情链接:

声名狼藉网 | 票据通软件 | 心理测试题和答案 | 猪猪侠之积木 | 南宁到衡阳高铁 | 巴西世界杯冠军 | 销售心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