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路施南旗舰店 >> 正文

【雅韵】牡丹花开(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牡丹娘被牡丹接去城里了,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过了,或许她再不会回来了。月儿湾的日月起起落落,牡丹娘的故事也已久远,似乎风化了的一页纸,完全失却了原有的色彩,但每当人们谈起月儿湾里的事情,说得最多的还是她。月儿湾里牡丹家以前住过的庄院还原模原样放在那里,锁着大门的那把锁锈迹斑斑,谁看了都知道这家主人已很久没有开过这把锁了。但是每年盛夏,她家庄院前的树园子里满满盛开的牡丹花总会惹村里人的眼,看到花,人们不由会想到牡丹那姑娘,还有牡丹娘。麻二女人说,她照牡丹娘说的那样每年照顾这些牡丹花,她知道牡丹娘很爱她的花,说不上哪一天回来,看着这些花被她看得这样好,还会带上她去城里转转呢!

牡丹娘喜欢牡丹,树园子里便很少见她种其他花卉,因为喜欢牡丹花,女儿的名字也给安了个好听的字眼——牡丹,她感觉天天叫着牡丹这两个字心里熨贴。正值盛夏,满园子的牡丹花开得格外好看,牡丹娘从院子里走出来,隔着低矮的树园子围墙看了看她的花,转过身子瞅了一眼巷子,发现女儿牡丹却不在,这死丫头,她不由念叨了一句。牡丹吃过午饭就端着吹泡泡跑出去和伙伴玩耍了,都好大一阵子了,还不见回来,牡丹娘便有些担心。别看牡丹已经是个大孩子,但生性有些懦弱的她经常被同龄的孩子欺负,大多时候高高兴兴地跑出去,回来时却都是被其他孩子惹哭了的。惹哭了牡丹的没有别人,十有八九都是比牡丹大两岁的杨斜子家的月月。月月和牡丹在一起读书,学习成绩倒不如牡丹好。看着牡丹每年捧到家里那么多的奖状,杨斜子和女人自是心里心外的不舒服。

“牡丹,牡丹……”牡丹娘一连叫了好几声,女儿都没有动静,女人可有些生气,眉心蹙了一下,现出一点红。红日头底下的巷子温热得压抑,空气没有丝毫抖动,酱得人心闷。自从李跛子离开了她们母女,她就不喜欢出这巷子,除非上地干活儿或是有其他非干不可的事情。在这样的毒日头底下,她更是不想走出巷子去寻牡丹,她怕碰见村里的一帮妇女,又会喊住她闲拉乱扯一些零七碎八的事情。牡丹爱吹泡泡,她向来不反对,但正午这样热的跑出去,她心里倒有些不高兴。说起来,牡丹爱吹泡泡的毛病,还全都是牡丹娘给惹的。那是牡丹两三岁的时候,为了逗女儿开心,她给女儿制作了很原始的吹泡泡,一只墨水瓶装上洗衣粉化的水,用半截细竹筒一头蘸上这水,小嘴搭在竹筒另一头一吹,五颜六色的泡泡就会冒出来,飞起来。牡丹看着泡泡飞,她就乐得一个劲儿跳。李跛子看着不过瘾,还蛮有兴致地动心思编了一些歌曲似的话语,教给牡丹唱。其实那不叫唱,就是瞎哼哼。牡丹一面吹泡泡,一面轻盈地歌唱爸爸交给她的歌曲:泡泡好/泡泡美/泡泡就是花奶奶/泡泡圆/泡泡亮/泡泡要比贵妃棒

如今,牡丹的吹泡泡不再是那个时间她做的,而是李跛子在外面的大城市里给女儿买的。每当牡丹吹的泡泡像花仙子一样翩翩飞翔得满世界皆是,她的心里会拂出缕缕馨香,在空寂得人身子发虚的日子里,女儿的泡泡总会让她感到十分舒心,她整个身子像是浸泡在泉水里,心儿通明透亮了。牡丹娘仰头望了望日头,不由又想起了李跛子,一滴泪禁不住探了出来,被太阳射得璀璨。人都说跛子不跛上天了,瞎子不瞎成仙了,应了这句话,娘便将她嫁给了李跛子。其实娘同意她和李跛子成婚之前,她早就看上了李跛子。她为自己嫁了好丈夫感到知足,也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李跛子持家过日子的确有能耐,人除了一身勤快之外,也喜欢动脑子想着改变活法儿。为了让家里过上好日子,李跛子将她和女儿撂在了月儿湾梁顶的这座破庄院里,操着能开大型运输车的本事在大半个中国的土地上风尘。李跛子出车后,有时货运好的话,一连两三个月都不回家,她心里的思念就成了荒草疯长。那是她最后一次和自己的跛男人睡在一面土炕上,李跛子看着她,眼睛里有泪花扑闪。李跛子对她说在外面跑运输,不管多久不回家,他那腔子里装的都是她和牡丹。累了困了,想起她和女儿牡丹的笑,多不想吃的饭,那笑都会像引子一样让他一气吃下好几碗。李跛子的声音好像是从火刺猬一般的日头上传下来的,清晰地在她的耳畔响着。她头脑有些眩晕,眼前有钻石在跳跃,她觉得脚底像是踩空了,整个身子开始向一边倒去,她赶忙伸手摁住墙头,闭上眼让那些细碎的光斑在黑暗中闪过。她知道这辈子最心疼她的男人再不会来到她身边了,可是这样浮躁的天气里,她仍然觉得她的跛子男人是在郑州一带的高速路上握着方向盘疾驶。事发的前几天,她一直很想他,男人给她打来长途电话,她没有细听他在说什么,只是叫他赶紧回来,她都心急死了。她想如果她不去那样说,或许他还会来到她身边对着她和牡丹笑。她感觉跛子男人都是为了她的那一句话,才疯子似的开着车,出了事情的。她有些自责,认为他是她弄没的。她的心不免又一阵疼痛,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良久,她才缓过不好的心神,步履迟缓地将身子移进了院落,坐在了房檐下的土台子上,思量起下午地里面该干的活儿。

巷子里传来一串哭声,她听出是牡丹的声音,刚才还没有平静的心又被揪了一把。牡丹是笑着跑出去的,回来却哭得整个一泪人儿。她没有盘问牡丹哭的原因,半蹲起身子把女儿揽在怀里,女儿的泪早扑簌簌落了一地。她一边给女儿擦眼泪,一边说:“他们打你,你就不会跑回来呀?就只给让他们打啊?”她给牡丹擦了一把眼泪,牡丹的哭声就止了大半。牡丹说月月一伙儿要夺吹泡泡,她不给,她们就合起来打她,还说吹泡泡是野男人送给妈妈的。她好像没有听见女儿说的话,却笑了,白森森的牙齿像是月牙儿在院子里闪了一下。她说她们嘴皮子不乏了爱咋说说去,牡丹的吹泡泡,就是爸爸给牡丹买的!牡丹看着妈妈,使劲点了点头,复又拿起吹泡泡,在妈面前吹了起来,五颜六色的泡泡里飘起牡丹的歌声:泡泡飞/泡泡舞/泡泡不让妈妈苦/泡泡蹦/泡泡跳/泡泡希望妈妈笑

看见女儿的腮帮子还挂着没有干掉的泪,听着男人教给女儿的歌曲,牡丹娘再也藏不住一肚子的酸楚,泪直往外涌,她好想一个人钻进静谧的荒野里,撕碎自己一头的发。

李跛子出车祸那年距离现在已经几年了,跛子男人不在的这几个年头,她倒越发赶着往前过日子,一面扎扎实实务着庄稼,在工地干干小活儿,有时也叼空子在山上铲些山药捋些苧苕籽换些零花钱。牡丹娘年轻那会儿,倒也有几分姿色,身段隽秀婀娜,经过她身旁的男人大多会转过身子多看她几眼,他们便想不通李跛子就是她男人。说真的,李跛子活着的那会儿,她的吃穿用都是有些放手的。闲时,牡丹娘也在脸上适当地描描画画,对着镜子照照衣服。跛子男人这一去,便掏空了她的心。她看上去老了许多,脸上打了褶皱,头发也有了白颜色的,以前的一些爱美的习惯,再也找不到了。她不再穿男人活着时给她买的那些漂亮衣服,家里家外身上穿着都朴朴素素。她把李跛子在外面给她买的那些衣服保存得很好,夜深人静的时间拿出来看看,她就会记起跛子男人的模样,她想这样保存一辈子,保存住男人的样子。

李跛子出事后给牡丹娘提说过亲事的人不少,那些男的或女的媒人们盛着一脸胜券在握的笑来,走时都一脸愠怒。其中杨斜子来给牡丹娘提说亲事就不下五六次。杨斜子想将牡丹娘介绍给他的妻弟。他每次到牡丹家,说是来提说亲事,但每次一来就不走,斜着一只黑眼说些毛毛糙糙让牡丹娘生气的话,女人心里再不高兴也只能忍着。杨斜子家可是村里家境好的人家,他有个弟弟又在什么单位当官儿。杨斜子走路头老是抬得很高,像螃蟹似的总是斜着身子,所以人们都叫他杨斜子。说起来这斜子在李跛子活着的时间,可没让牡丹家过上几天消停日子。李跛子那时还没有发家,只是个卖葱的小生意人。一到夏天,他就骑上自行车,后面捎上两大捆白葱走村串户,吆喝着让人用豌豆来换,葱变成了豌豆,他就将豌豆卖了,又批发几捆子葱,往复着做小本生意,从中赚取利润。每晚回来,总是兴奋地给女人讲述一天换葱的有趣事情,声情并茂的样子总会把女人和牡丹逗笑。从那个时候开始,杨斜子就忌恨李跛子。他躺在自己家炕上,翘着二郎腿,嘟嘟囔囔自言自语,骂说,看你个死跛子能有多大能耐?杨斜子害怕月儿湾有些人的家境超过自己,所以他一看见有谁不守着规矩务土地,他心里就来气,就惶恐。

那年秋天的一个雨天,李跛子不在家,牡丹娘披着塑料袋子缝成的雨披给水窖里改水路,牡丹死活要跟着。牡丹娘比杨斜子早到半个时辰改好了水路,可这斜子从山底上来后,偏偏要将水路改进他们家的水窖。牡丹娘不让改,牡丹也在一旁直嚷嚷,杨斜子像拎小鸡似的把牡丹扔进了泥里。牡丹可是女人的命根子,别看一些娃娃老欺负牡丹,牡丹娘都不去理会,毕竟那是娃娃之间的事。但是哪个大人若动牡丹一个手指头,牡丹娘可不行。一看牡丹被扔进泥里,女人可急了,提铁锨冲上去和斜子拼命。她一个女人家怎么会是杨斜子的对手,那斜子将她摁倒在泥里,活生生塞进地埂上的一个泥窟窿里,杨斜子想这样也是对李跛子最好的警告。等到牡丹娘从窟窿里挣扎出来,那斜子早已提着铁锨下山了。牡丹娘哭天喊地抱着浑身泥水的牡丹回了家。事后李跛子提着刀子找到了杨斜子家里,吓得杨斜子和他女人险些尿了裤子,杨斜子到底理亏,表面上给李跛子认了错,心里却狠得生出了牙。

那次事情后,杨斜子很几年都没有和牡丹家再生是非。直到李跛子贷款买了那辆大车跑运输的第二年,好端端地牡丹家的草垛居然在夜里着了火。那天晚上,没有月光,整个月儿湾罩在死一般的黑色里。夜很深了,牡丹娘却没有瞌睡,想她的跛子男人,想他一个人在外面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间能装到顺路的货物才又能回家一趟。牡丹柔柔地睡在她的怀里,听着女儿甜甜地酣睡,她将身子向牡丹身边靠了靠。夜风袭来,携着淡淡庄稼的清香,女人感觉一切那样真切。在淡淡的清香味儿里,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却有种异样的味道让她倏忽间又醒了。她本能地嗅了嗅,清香里夹杂着烧焦的味道。虽然闭着眼睛,但她还是感觉有光亮在闪动。她不由睁开了眼,一片红光立时充斥了她的眼球,光与亮让她惊坐了起来,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是屋子外面着火了。她浑身抖索着披了衣服下了炕。开房门到了院子里,一股温热瞬间袭击了她。火势凶猛地吞噬着草垛,燃烧得哔哔啪啪脆响,周围百米开外被火光照得像是白昼。女人疯了似的捞起立在墙边的木杈,跑去扑打,一股风吹来,浓烈的火势直奔她而来,烧得牡丹娘又倒退了回来。她围着草垛左跑几步,右跑几步,丝毫没有办法。她披头散发像一只怪兽围着草垛乱转。她想喊来山底下的其他人帮忙,撤身刚走了几步又回来了,眼见火烧得这么凶,她思想即便去喊人,大半夜的等不得人来,整个草垛早就烧光了。情急之下好歹她想到了水,转身奔进厨房,提出了一桶水疯了一般泼向草垛。一切还是刚才的样子,对火势没有丝毫的改变。她转身去提第二桶水的时间,牡丹蓬乱着头发已经站在了院子里,双手抖索着端着一盆子水,牡丹着急地说:“妈妈妈妈,我们赶紧用水泼,火是怕水的。”她没多去顾及牡丹,提着水一个劲儿往草垛上泼去。缸里桶里的水都泼完了,火势依然猛烈,狂欢着包裹着整个草垛。女人一身的柴草泥水,没有一丝人的模样,牡丹浑身也湿漉漉的,如同一只落水的小狗。母女两个软软地瘫在地上,丝毫没有办法去阻止眼前的这一切,眼睁睁看着草垛就这样烧着。许久,火势才奄奄将息,随着最后一丝火苗颤抖着熄灭在如尘的烟里,一切回复到原有的安静里。瘫坐在地上蓬头垢面的母女,像是一大一小在泥水里滚爬过来的野狗,又像是暗淡的两块泥疙瘩,被谁定了型,在东方渐白的旱塬上,被安置在黎明灰蒙蒙的一片雾气里,她们的身边好像一场战争结束后的战场,缭绕着粗细缠绵的烟尘。天亮了,牡丹娘在草垛的不远处,捡到了一件有人遗留下的东西,她便知道了是谁点了她家的草垛。

第二天,月儿湾的人知道了夜里发生在牡丹家的事,很多人跑来看,杨斜子夹在人群里,絮絮叨叨说谁干了这事也真够缺德。有人提议让牡丹娘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让查查看到底是谁干的。牡丹娘摇着头,说查出来能怎样啊,草垛也不能再回来了。她看了一眼杨斜子,接着说就是把那人判了刑又能怎样。月儿湾里的人都在议论,他们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杨斜子的名字,但谁都觉得事情非他两口子干再没有其他人。过了一段日子李跛子从外面回来,找了台拖拉机在邻居村子买了结结实实的两车草,摞在了原先那个草垛的位置上,扬言说他又买了一摞草,谁想点了再来点。牡丹娘可有些生气,骂李跛子买来了就买来了,说那些多余话干啥啊!

想起以往的是是非非,牡丹娘心里当然憎恨杨斜子。李跛子从这世上走了,他却死皮赖脸跑来给她说亲事,这让她倒是万万也没想到的。她不想再嫁人,她说这辈子好好把女儿牡丹抚养成人她就知足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来给她提说亲事没有成功的人越来越多,关于她一些无中生有的传言也越来越多,像乌云一样罩着月儿湾和临近的村镇。她也多少听到了一些人们嚼舌根子的话,但她不去理会,和往常一样做她的事情过她的日子。她知道她这个样子,少和人接触自然就会少生很多口舌,但她好歹想不通谣言咋就一样把她说得脏烂。夜里,竟然会有人往她家院子里扔土坷垃,有时会扔到房顶,“嘭”一声,将睡梦里的她惊醒,她就一晚上都睡不着。清晨起来扫院时,她发现院落里除了土坷垃外还有稀疏的脚印,心像刀子划的一样,她看着那脚印比豺狼留下的爪迹还要害怕,身子就在清晨的空气里僵住了。她觉得有什么不测一步步向她逼近,她无处藏也无处躲。有时候,牡丹看着愣在院子里的她,滚下炕连衣裳都不穿跑来逗她开心。她看着光着身子的女儿,骂女儿咋不穿衣裳就跑出来,让赶紧回去。牡丹伸展着两只胳膊嘎嘎笑着就会跑进屋子,她便忍不住笑了,感觉女儿像养惯了的一只鹅。她思想或许真有只鹅的话,夜里院子里也不会落下这些乱七八糟的脚印,可牡丹连一只鹅也不是,更别提看家护院。但她对牡丹在学习方面的进步很是高兴,看着贴满了墙面的奖状她就来劲儿。她让牡丹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有了好的工作,就把她接到城里去住。牡丹笑着欺负她说,妈倒是想得美。月月和她父母一样,一点见不得穷汉家的烟筒里冒烟,对于老师奖给牡丹的本子、笔等的东西,她总是用不屑的目光看着,回到家里说老师对牡丹如何如何偏心的话,月月娘也就逢人便说,说牡丹娘和牡丹的班主任有瓜葛,要不李跛子死了都这么多年她也不嫁人,牡丹说不定根本就不是李跛子生的,是那烂货和那老师做的。月月娘钻在女人堆里说得唾沫星子乱飞,听话的女人当然都有她们自己的看法,虽然她们中不乏挑拨是非者。月月娘的话很快传进了牡丹娘的耳朵,她再也忍不住了。她跑到杨斜子家里理论,没想到一进月月家,三句话没过,月月娘就和她撕打起来。她手善,脸被月月娘撕得道道血痕,头发蓬乱,眼圈子不小心也被捣了一拳,淤着血泛着青紫色。月月娘受的伤虽然少点,但头发被撕下了一大撮,嘴皮一角被撕裂。两个人最终被村里人拉开了,但谁都不收口。杨斜子女人嘴流着血骂,我把你个嫁汉婊子,牡丹娘蓬乱着头发,指着月月娘骂看我不把你个泼妇的*给扯了。等到上街赶集的杨斜子回来,事情已闹结束了。杨斜子懊恼他回来的有些迟,不然定让那女人有好看的。

治疗成人羊痫风的方法
癫痫的病因 你知道这几点吗
郑州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

友情链接:

声名狼藉网 | 票据通软件 | 心理测试题和答案 | 猪猪侠之积木 | 南宁到衡阳高铁 | 巴西世界杯冠军 | 销售心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