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品物设计集团 >> 正文

【八一】变态的丈夫(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林逸经过几年苦苦挣扎,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她等待已久的离婚证书。她泪流满面,说不清楚是激动,还是心酸。为了摆脱这场错误的婚姻,她丢了自己热爱的工作,还在举目无亲的他乡漂泊了几年。回首往事,酸辣苦甜一起涌上心坎。

林逸大学毕业以后,参加了农村义务教育中小学教师招聘考试,以优异得成绩进入教师队伍,被分到距离城区较远的一所乡镇初中任教。她带着美好的理想和对生活的憧憬,毅然扎根于农村这块土地上,勤勤恳恳,教书育人。

林逸长着一副轻盈苗条的身材,两弯楚楚动人的柳叶眉,一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目,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披在肩上,瓜子似的脸蛋,时尚大气的衣着,有一股十足的城里人风味。那时,在乡镇上的确算得上是人见人爱的“一枝花”。也成了未婚男性追逐的目标。一时间,镇直单位、街道上的小年轻们,不断地托人说媒。真是瓜中选瓜,选的眼花。在多个年轻人中,林逸居然选中了薛之谦,这个结果令大家不可思议。

薛之谦,街道跑的士的车夫,初中文化程度,父母都是街道做生意的居民,有两个姐姐,他排行老三,所以大家也叫他薛老三。他有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田字形的脸庞。再仔细看:上嘴唇还有点豁口,是个小小的明缺点。

但是双方的关系已明确,而且他们恋爱不到一个月就结婚了。婚后小夫妻俩也是如胶似漆,每天上班下班,林逸都是专车接送。那时的薛之谦成了大家眼里的模范。一年后,爱情的结晶诞生了。他们添了个大胖小子,公公婆婆都高兴地合不拢嘴,对林逸比亲女还好,把孙子看待如宝贝一般。

林逸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够真正地成为文化人,所以取名叫薛博厚。博厚遗传了他们的优点,肤色白皙,浓眉大眼,目光炯炯有神,长得甚是讨人喜欢。一家人也因博厚的到来,生活地温馨,幸福美满。

可是,谁也不曾想,林逸的噩梦却正是因孩子而开始的。

斗转星移,转眼之间,博厚已长到四岁了,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这天,薛之谦高高兴兴地带着儿子去上学,一路上熟人很多,薛之谦一边开车,一边与熟人打招呼。不一会儿就到了校门口,那里挤满了送学生的家长。这时,有个朋友看到薛之谦和他的儿子,马上走到跟前道:“这小孩长得这么帅气,是哪个明星的孩子?长大一定是个有福气的人。”本来是恭维的话,薛之谦听了,居然不乐意。他在心里嘀咕着:人人见了都说我儿子帅气,难道这孩子没有一点像我吗?难道不是我的吗?从此,在他的脑海里打了个很大的问号。

从此,薛之谦就不断地观察薛博厚,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越看气就不打一出来。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薛之谦因为心情不好,就找了几个开出租车的兄弟一起去喝酒,席间,薛之谦的那些狐朋狗友们,趁着酒劲,你一言我一语,东扯葫芦西扯瓢地海侃。不一会儿,一个廋猴子似的小弟,从桌子上爬起来,眯着眼睛指着薛之谦说:“老三,我们几个你最幸运了,媳妇是个老师,国家职工,你也成了文化人了;还有个帅气的儿子,天下的美事都让你碰上了。”“哈哈哈哈!”几个人东倒西歪地大笑起来。接着又一个胖哥歪歪扭扭地站起来说:“老三呀,你可要注意点,学校里那么多知识分子,谁不比你强,你可要看好自己的媳妇啊,说不定你那儿子……”老三越听越越气,耳根就觉得发烧,好像受到了侮辱,厉声喝道:“放屁,老子是什么人,谁敢在老子头上撒尿,不想活了。”说完,他急忙抓起自己的手机,踉踉跄跄地向家里走去,嘴里还不干不净地嘀咕着。

正在睡熟中的林逸,还在迷迷糊糊中觉得脸火辣辣地疼,“啪”又一个嘴巴打在林逸脸上,林逸猛然坐起身,看到醉醺醺地丈夫凶神恶煞地站在床边,还没等林逸反应过来,他一把抓住林逸的衣领,往地上扔去,嘴里大声地嘟哝道:“贱货,你敢骗老子,说,那孩子到底是谁的,你跟多少人上过床?”林逸被打得一塌糊涂,哪有说话地机会。慌忙解释道:“三儿,你今天怎么了?喝醉了,博厚是你的儿子呀,你在胡说什么呀?”“放屁,你给老子好好交代,否则,把你推出去。”还没等林逸说话,那个薛之谦连推带拽地把林逸扔到门外,插上门栓,上楼了。

林逸蜷伏在门口,穿着一身睡衣,夜晚寒冷的风冻的她直打哆嗦。她不敢大哭,因为自己是老师,怕丢人,只是一个劲地抽泣。她伤心极了,心想:在家里,我是老小,哥哥姐姐是多么地疼我,父母亲是多么地爱我,从小到大哪受过委屈啊!也许是他喝醉了酒,也许是在外面受欺负了,也许……林逸总是想着好的方面。于是,在楼下喊着儿子的名字,喊着婆婆。婆婆醒了,打开了门,心疼地拉着林逸的手说:“林逸,老三喝醉了酒,你不要生气,他没有文化,半憨子一个,明天我给你出气。”说完,让林逸睡在自己的床上,安慰了林逸几句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林逸听见婆婆在批评她的儿子,所以也就没有再提昨晚的事了。吃了早饭,薛之谦按时把儿子和林逸送到了学校,然后自己也去做事了。

薛之谦自从听了别人说儿子长得不像他后,想起来就生气,提起来就伤心。他时时放不下,甚至有时起坐不安。心想:难道儿子真是别人的?难道是婚前出了问题?他越想越平静不下来,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于是,他开始调查林逸婚前情况。

薛子谦在街道范围内,各个单位了解询问,凡事和林逸有过瓜葛的人,他都一一排查。最后,终于打听到林逸婚前与她同事王珂谈过恋爱,还多次在一起吃过饭。于是,怒火在胸中越烧越旺。心想:林逸那个同事,不管从人才还是文才都比我强百倍,她怎么选了我呢?这里面一定有文章。薛之谦想好了约林逸同事的办法了。

太阳下山了,家家户户都忙着吃饭,薛之谦开着车子,来到小河边,他要在这里好好招呼一下林逸的同事。

夜色渐渐加深,薛之谦的几个好朋友,约了林逸的同事,在一家餐馆花天酒地热闹了一番,等酒醉饭饱之后,大伙便提议一起来出去溜达溜达。不知不觉到了小河边,那几个朋友逗留了一会儿,一个个都溜走了。

林逸的同事正要离开时,薛之谦大喝一声:“王珂老弟,我等你很久了!我是林逸的丈夫,我想问你几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否则不客气了。”

王珂听了他的话,十分恼火地说:“薛老三,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和你好像没有什么瓜葛吧?”

“林逸就是我们之间瓜葛,听说你和她谈过,还在一个锅里吃了很长时间的饭,对吗?”薛之谦继续道。

王珂气愤地说:“那是过去,谈情说爱那是我的自由,合情合理合法,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

薛之谦高声地说道:“你敢说你没有亲昵过林逸,你们之间不会那么干净吧?你给老子说,那个孩子是你的吧?你敢玩老子的媳妇,简直瞎眼了。”

“薛老三,你太过分了,既然你接了林逸,以前的事就不能追究,你还算不算男人,你们的事与我无关。”王珂气急败坏地说。

然后,甩手正准备离开,那薛来三“哐当”一声,一拳头打在王珂胸上,嘴里嘟哝着:“这第一拳头是打你欺负老子的女人。”王珂还没有来得及还手,第二拳头又打到脊背上了,王珂不想纠缠,只好撒腿就跑。

王珂清楚:这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走为上策。薛老三打了第二拳头,又扬起手来,王珂已经跑开了。

薛之谦马上开上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里,把怒火全撒到了林逸身上。他把林逸抓起来,抽出腰间的皮带,不分青红皂白地狠狠地抽打林逸。嘴里还不断地说:“看你个贱女人给老子戴绿帽,看老子不打死你。”林逸缩成一团,泪水簌簌地洒落一地。林逸知道,他们之间没有理可讲了。只好任他打,打够了他才会罢休。

那薛之谦打了人,还觉得不解恨,没过几天,他带上儿子去城里搞亲子鉴定。几个月过去了,结果出来了,他安心了,那个博厚确系是他的儿子,他总算平静了一段时间,林逸身上的伤疤稍微少了一点。

日子就这么好几天歹几天地过着,林逸每天都小心翼翼,生怕触动了他哪根神经又要挨打。她有苦不能说,娘家这么远,跟同事说吧,又怕人笑话,为了儿子有个完整的家,只好忍气吞声。

很多事情都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一定你的努力能改变别人。薛之谦对林逸的疑心越来越大,只要看见他与某个男人说话,回来后就是一顿毒打;下班不按时回家,说不到他认为合适的理由也会挨打。

林逸是代初中数学课的,经常会有晚自习,有时候晚上会回家很晚,这样也会引来灾祸。

有一次晚自习已经下了,可是学生们没有做完试题,同年级几个班都是一样的,只好拖堂一会儿。不妙,薛之谦从家里跑来了,坐在林逸办公桌前,急不可耐地等着。等林逸回到办公室,那薛之谦见到后就说:“林逸,你个贱货又到哪里去约会了,让老子等了半天。”边说边举起巴掌来打林逸。当时,办公室里还有几个同事,看不下去了,有个老教师马上跑过去,,一把揪住薛之谦的胳膊,大声地呵斥道:“薛老三,你想搞干什么?这是办公室,你这是干涉正常的工作秩序,滚出去。”其他老师也纷纷谴责他的不是,薛老三看情况不妙,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然而,林逸没想到,这时的薛之谦心理已经极度扭曲了。

薛之谦到家后,把在楼下做作业的儿子拽上来,掇了一条板凳,让儿子乖乖地坐在上面,然后大声吼道:“薛博厚,今天,我要让你看看,我和你妈是怎样把你造出来的,你给老子坐好,否则别怪老子手狠。”说完后,他把林逸摁倒床上,用手狠狠地在林逸身上到处乱掐,

林逸拼命地与他撕打,并大声地劝道:“薛之谦,你不能当着孩子的面丢人现眼了,你这样做有失人格,不算人了。”“我就是让你丢人,让儿子看到你的丑陋。”薛之谦边说边掐住林逸的脖子,脱掉林逸的衣服,把林逸绑成一个“大”字形放在床中央,然后就开始……

林逸撕心裂肺地大哭道:“畜牲,你不得好死的,老天爷会雷劈你的……”

薛博厚也不停地求饶着:“爸爸呀,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妈妈,我听你的话,长大了孝敬你,你放开我妈妈呀!”任凭博厚怎么哭,薛之谦全然不顾,像一头凶狠的饿狼一样在那里发泄自己的兽欲。

林逸伤心极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人做的事。心想:这人变态了,我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个恶魔。

第二天,林逸来到学校,我自己这一两年来的遭遇告诉了要好同事,并且还掀开自己的衣服,給同事们看看。看到林逸全身到处都是红一块,紫一块地疤痕,几个同事也劝她迅速离开这个魔鬼。

主意一定,林逸趁每天上班时间,慢慢地转移自己必备衣物,等一切就绪了,她便悄悄地离开了,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薛之谦当发现林逸失踪了,首先跑到林逸的娘家要人。当林逸的父母姐姐哥哥知道了这事,又哭又闹地向薛之谦要人,无奈薛之谦只好逃离。

为了避免再给自己找麻烦,林逸换了手机号,暂时也不把自己的行踪告诉家人,忍痛割爱,径自地跑到南方打工了。

林逸躲在远方的城市里边打工,为了彻底摆脱薛之谦这个变态,她请了律师帮自己打这个离婚官司,同时也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家乡的姐姐哥哥,以便协助律师寻找证据。林逸向她的律师毫不保留地的诉说了一切,律师十分同情林逸的遭遇,亲自多次来到薛之谦的家乡,通过走访取证,搜集了很多一手的证据。

经过繁琐的诉讼程序,这桩离婚案终于有了着落。林逸获得了儿子的抚养权和若干万元抚养费以及精神补偿费。

薛之谦因虐待妇女判处离婚并罚金若干万元。

林逸拿到了离婚通知书,接走了离别两年多的儿子,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癫痫发作有那些症状
辽宁癫痫研究医院
女性发生癫痫的病因

友情链接:

声名狼藉网 | 票据通软件 | 心理测试题和答案 | 猪猪侠之积木 | 南宁到衡阳高铁 | 巴西世界杯冠军 | 销售心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