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品物设计集团 >> 正文

【笔尖】红酒美人(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思意坐在吧台里边,想想这时候九点都不到,咖啡厅就有这样的上座率,内心之中不由得油然升起一份喜悦的心情。同时,不得不佩服金手指当初对于“荷塘月色”咖啡厅装饰的创意。诚然,优质的服务是首先的条件,但这是软件,而生意的好坏往往是离不开硬件所产生的一种氛围,一种别致的意境。

咖啡厅更是需要一种柔软的氛围。所以,内外部的灯光与色彩尤其要体现出一种优雅的格调,当时金手指在设计的时候也是着重于一种柔和与温软的格局。

思意听着轻柔的背景音乐,看着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服务员穿梭在过道里,想着自己当初来到江城这个城市的时候,也是和他(她)们一样的,一手托着盘子,一手背在身后,不由得想,真的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令他(她)血脉喷张的城市。

当初和大卫谈恋爱的时候,为了和大卫平起平坐,于是思意拼命地工作,在做服务员的时候,细致地学习着经营管理的知识。后来在嫁给大卫以后,又是在大卫的珠宝公司里,运用自己的经营管理知识,努力地赚钱。再后来,思意看着渐渐不景气的珠宝行业,就决定在事业上和大卫分道扬镳,凭着自己当初的专业与魄力,另立门户,不到二年的时间,终于有了“荷塘月色”这个像模像样的咖啡厅。

作为江城市为数不多的女强人之一,不知怎么的,思意渐渐地喜欢上了江城这座城市。当自己在这个喜欢的城市一觉醒来的时候,总觉得每一个早晨都是充满着幸福。

思意拿起一杯红酒,放在鼻子下轻轻一闻,然后浅啜了一口,道了一声不错。

“经理,18号桌子的那位客人……”

服务生赵飞走到思意的身边,还没有说完话,就被思意打断了。

“我知道了,你去忙别的吧。”思意接过赵飞递过来的小纸条,一看,不由得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只见小纸条上面依旧写着这样的一行字:红酒美人,能否请你移步,陪我喝一杯?

思意知道那位客人这些日子每天晚上都准时地来到咖啡厅,然后要一支1999年或者1998年的拉菲,就坐18号桌子,如果18号桌子没空,他就等着。而且每晚都会交给服务生一张小纸条,不管思意在不在,都会这样。

“红酒美人?”思意想着那位客人对于自己这样的称呼,望着自己手中的酒杯,突然的就想明白了这个称呼的意思所在。

“美人?”思意想着这二个字,在心中问自己:“我真的漂亮吗?”

思意慢慢地转过身,看着酒架最上面的那一排红酒瓶子,犹豫着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拿起其中的一瓶2000年的拉菲赤霞珠。

思意知道这瓶红酒目前市面上的价格,应该在三万多。因为2000年的拉菲赤霞珠其个性温柔婉细,较为内向,芳醇柔顺,酒色深浓,层次感极其丰富,而且味道复杂,混合着黑加仑子、矿物质、烟草和咖啡香,喝了以后,其回味在嘴里会持续在一分钟以上,那份特有的香气会久久地萦绕不散。

思意想不明白那位客人让自己去陪他喝一杯的真正用意,连续七个晚上,每晚都要上一支价值在八千左右的拉菲,这在“荷塘月色”咖啡厅还是破天荒的一个。思意作为“荷塘月色”咖啡厅的老板娘,每天接触着形形色色的男人,有时也偶尔的会去陪客人喝一杯,但那都是老熟客,像18号桌的客人,思意远远地望过去,心里根本就如同是云里雾里,摸不透,猜不到,想不明。

但思意还是把一只酒杯,一支2000年的拉菲红酒,一起交给服务生赵飞,示意他跟在自己的身后,然后走到了18号桌子。

“你好,我是这个咖啡厅的经理,我叫思意,感谢你光临荷塘月色咖啡厅。”思意站在18号桌子傍边,微微欠着身,悦耳的声音传出。

“你好,请坐。终于在今晚让我不虚此行了。”那位客人站起身来,冲着思意一伸右手,作出了一种富有绅士风度的邀请手势。

思意在落座的同时,瞟了一眼桌子上面的那支拉菲1998。而赵飞已经把托盘上的红酒与酒杯放在了自己老板娘的面前。

“你好,我叫楚均。”

“楚伟集团的楚均?”

“是的,楚伟集团楚祥房地产的楚均。我很高兴认识思意美女。好几次远远地看着你在吧台里边有滋有味地品着一杯红酒,就冒昧地给你取了个红酒美人的名字。”楚均在说着话的同时,给思意面前的酒杯倒上了红酒。

“楚总经理,你就别取笑了,思意并不是美人。”只见思意优雅地一笑。

“思意经理,楚均这几年一直在上海打拼,很少来江城,有时候回来江城,也是繁琐事务缠身,因而,我之前都不知道江城还有这个如此优雅环境的咖啡厅。那天晚上我坐车路过这里,看到荷塘月色这个名字,就想着里面会不会是如同它的名字一样的富有诗意呢?我一进入咖啡厅,就被它的这份氛围吸引了。当我走到18号桌子的地方,我就突然的喜欢上了这个位置,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吧台,而且那时候你刚刚拿着酒杯在品着红酒,我一下子就被你的那份美丽惊呆了。”楚均娓娓道来,没有一丝的轻浮神色。

“楚总,你就别再取笑我了。思意真的不认为自己是美丽的,我一直认为自己很普通。”思意回应着楚均的话,根本看不出她脸上那份职业化笑容下面的思想究竟是在想什么。

楚均拿起酒杯,举向思意,二人轻轻一碰,相视一笑,一瞬间就静了下来。

二人手持晶莹剔透、线条流畅的红酒杯,品味着可以说是顶级的红酒,因为拉菲1998的市场价大概在八千左右。思意与楚均二人不一样的思想,却静穆地感受着这样相同的氛围。此时此刻,伴随着优雅的音乐,二人手中的红酒,已不再是一杯佳酿这么简单了,杯子里的红酒它所意味着的是一种臻纯曼妙的生活境界,是对未来的象征与憧憬,也是对眼前这样一种微妙的气氛最好的诠释。

“楚总,今晚我请你喝一杯,算是思意认识楚总的见面酒。”还是思意打破了静穆的局面。只见思意一手握着酒瓶,一手用开启红酒的专用工具,熟练地启开了手中的红酒塞子。

一瞬间,拉菲2000红酒特有的芳醇香味溢出,思意感觉到是那样的柔顺,那样的典雅,思意闻着这个香味,感叹着拉菲2000真不愧为是被称为葡萄酒王国中的“皇后”。

思意把塞子拿给对面的楚均,楚均接过思意手中的塞子,拿到鼻子前一闻,浓郁的香味就流露出来了。

过了一会,思意给楚均面前的红酒杯倒上了酒。

楚均看着眼前酒杯里的红酒,微微呈棕色,就感觉到这是一瓶好酒。然后深深地在酒杯里嗅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思意,楚均此时已领会到了杯子里红酒的幽香。只见他拿起酒杯,轻轻地吞入一口红酒,让红酒停留在口腔内片刻,在舌头上打了两个滚,然后咽下,使自己的感官充分体验着杯子里的红酒,楚均看了一会手中的红酒,最后全部喝在嘴里,咽下,一股幽香立即萦绕在自己的脑子里。

“美丽的思意,让我还是叫你红酒美人吧。非常感谢你今晚的这支红酒,依据我的品味,这一支红酒的价格应该是在三万元左右。而且,我敢判定,这是一支2000年的拉菲。它的香气十分浓郁,含有黑色浆果和莓子的味道,入口以后回味悠长,虽然2000年的拉菲稍欠时间的沉淀,但它的香气却充满着跳跃的活力,很是诱人啊!”楚均回味着口中的香味,还是意犹未尽。

“楚总不愧为是品红酒的大家,这的确是一支2000年的拉菲。思意也很是喜欢它的香味,今晚难得与楚总一起品味着这样的美酒,还是在荷塘月色这样的氛围里。思意听说楚总还写得一手好文章,是江城不可或缺的人才呢。”思意一边闻着手中杯子里红酒的那份香味,一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楚均,吐气如兰。

二人把酒,所言甚是欢愉,此时,已完全没有了初始时候的那丝陌生感觉。在红酒的作用下,二人谈着红酒的品味,谈着文学,谈着事业,不亦乐乎……

一直到十一点,楚均才告别思意而离开了“荷塘月色”咖啡厅。

楚均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回味着红酒的味道,一边满脑子都是思意的身影。车子在自己进入“荷塘月色”咖啡厅的时候,就让司机开回去了,因为楚均不喜欢在喝酒以后坐在车子里。楚均喜欢江城幽静的夜色,这份幽静是自己在上海所体味不到的。所以,此时的楚均,就是放松着自己的身心,走在江城的马路上。

而思意,看着楚均走出了“荷塘月色”的玻璃门,那一刻,心里好像有一丝丝的失落。

思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样的感觉只有在当初和大卫谈恋爱的时候才有过。

当思意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时候,脸色还是那样的红润着,如熟透了的桃子。用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心房外面,思意感受着一下下强烈的心跳声,满脑子都是楚均潇洒的身影。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楚均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到“荷塘月色”咖啡厅,还是坐18号桌子,只不过不再喝高档的红酒了,而是改喝中档的拉菲。而思意也会偶尔的走过去,陪他喝一杯,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坐在吧台里边,远远地看着18号桌子的方向。

后来,不知道是在哪个晚上起,思意就没有看到过楚均。

一连好几天,没有看到楚均的身影,思意的心里就感到有一种失落,她每天在吧台里边坐着的时候,眼睛就总是望着进入“荷塘月色”咖啡厅的那扇玻璃门,看着进来的每一位客人,却总是没有楚均的影子。那张18号桌子,不断地变换着它的客人,迎来送往,闲不住它的座位,只是终究不见楚均的身影。

楚均此时坐在上海楚祥的办公室里,想着自己到上海已有好几天了。想着离开江城的那个晚上,是在走出“荷塘月色”咖啡厅以后才作出回上海的决定,本来想返回去告诉思意一下,自己回去上海了,但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再想想自己家里的妻儿,就赧然地离开了江城。楚均一静下来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浮现出思意的身影,思意那手持红酒杯的美丽身影,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样的朦胧。

楚均知道自己的思想里还是不能抹去思意的影子,就决定明天回去江城,去“荷塘月色”再见思意。

思意还是那样坐在吧台里边,看着进入“荷塘月色”咖啡厅形形色色的客人。

突然,一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的身影进入了思意的眼帘。是楚均。思意看着那道身影进入了咖啡厅,然后向18号桌子走去。很不巧,此时的18号桌子还有客人在坐着。只见楚均回到了吧台,告诉服务生,说自己等着18号桌子。

“你好,红酒美人,好几天不见,你更加的漂亮了。”楚均向思意微笑着打了一下招呼。

“楚总好,好几天不见你了,你是回上海了吧。”思意还是那样优雅地笑着回应着。

“楚总,18号桌子空了。”过了一会,一位服务生过来告知楚均。楚均微笑着和服务生说了声谢谢,就向18号桌走去。

楚均点了一份咖啡,然后就静静地听着曼妙的音乐,不一会,服务生端来了咖啡。楚均刚想拿起咖啡来喝,只见思意走了过来,轻盈地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楚总,今晚不喝红酒而改喝咖啡了?”思意的表情一愣。

“红酒美人,酒不醉人人自醉啊!红酒虽然有不同的口味,但是喝多了,始终是会让人沉醉的。红酒是需要让人慢慢的去品味的,好的红酒,就如同是你红酒美人一样,看着就会让人沉醉。而咖啡就不一样,品一口咖啡,咖啡苦中透着一丝甜,品味咖啡,就如同是在品味着自己的人生。”楚均说完,就慢慢地喝着咖啡。

思意一听楚均说着这样的话,就感觉到了他话中的含义。是的,酒不醉人人自醉,在我思意的眼里,你楚均何尝不是一瓶2000年的拉菲呢?

此时此刻,思意突然的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大卫,想着这么多年下来,想着自己与大卫的爱情,想着自己与员工们的友情,自己都是用心地在经营着。想着自己与眼前这个楚均,感到缘分这东西就是一个定数,真的是来无形,去无影。

思意看着对面的楚均,慢慢的站起身来,向着他露出了职业化的微笑,然后和他说了一声楚总你慢用,就离开了18号桌子。

楚均慢慢的品味着咖啡,看着离去的思意,突然的心里有了一份失落的感觉,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惆怅的感觉油然而生。楚均想着自己的话或许是伤了思意的心,这个自己叫红酒美人的女人。

思意走到吧台,对咖啡厅的内部经理李波说了一声今晚18号桌的那位客人,所有的消费免单,就去了自己的经理办公室。

思意回到自己的经理办公室坐下,满脑子还是楚均的身影,但都是模糊的影子。思意闭上眼,想着爱情,想着缘分。想着此时或许是在家里的大卫,想着缘分来了根本是无以阻挡的。想着外面的楚伟,只需要那么轻轻的几句话,缘分散了,就如同是落花流水的一般。

此时的思意突然的为前些日子的自己感到很可笑。

楚均叫过服务生买单,而服务生告知他,思意经理说了您今晚的一切消费免单。楚均知道思意今晚不会再见他了,或许这样也是一种不错的结局。

楚均走出“荷塘月色”咖啡厅,满眼还是不断闪烁着的霓虹灯。

楚均走在江城的街道上,欣赏着江城幽静的夜色,想着在上海的妻子,突然的想起了钱钟书的《围城》里有这样的一句话:结婚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的资本了。

睡眠型癫痫能治好吗
沈阳癫痫病权威医院
症状性癫痫病因

友情链接:

声名狼藉网 | 票据通软件 | 心理测试题和答案 | 猪猪侠之积木 | 南宁到衡阳高铁 | 巴西世界杯冠军 | 销售心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