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外文翻译软件 >> 正文

【笔尖青春-小说】我对天空说世间不完美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01

我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喜欢笑,别人都认为我是个没烦恼的人,其实我总是把烦恼藏在心里,不让别人看见。

我是个酷爱阅读的人,有空是常常捧着名家的小说看,平常自己也会写点东西,后来慢慢的成为了一种习惯。

听说全国有名的《爱阅读文摘》举办一场新人选拔大赛,不管你是什么阶级的,只要你拿出自己的原创作品,就可以参赛,比赛的前三名可以与《爱阅读文摘》签约。

看到这个消息后,心里面有点激动,像是看到了一道光线,经过了一番纠结的思考,我决定要参加这次比赛,不管结果如何,重在参与。

前往报名的地点,路上是坎坷的,先是因为堵车而被耽误了半个多小时,后又因为肚子疼蹲了半天厕所,当我赶到报名地点的时候,那里队伍已经排起了长龙,我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念着,做事得有耐心,排队就排队吧。

几分钟过后,我听见后面有人叫:“抓小偷啊,他偷走了我的包!”

我转身向后看,看见小偷正拿着包在拼命的逃,我马上追了过去,我追了他足足四条街,终于把他逮住了,将他手中的包拿了回来,然后走回去将包还给了那位女生。

那位女生对我说:“你好,谢谢帮我拿回了我的包,我叫夏微,夏微的夏,夏微的微,怎么称呼你呢?”

我刚开始愣了一下,然后慢慢回过神,对她说:“夏微,你好,我叫乔羽。”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报名表,就说:“你也是这里报名的,我带你进去报名,省得你得那么久的队。”

于是我和她走进了那家酒店,顺利的报好了名。出来的时候,我说出了心里的疑问,就问她:“他们怎么会让你这么顺利的进去,难道你认识这家杂志的某位领导?”

她用有点闪烁的目光看了看我,说:“这是个秘密,我可不能告诉你。”

02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为了能够拿出一篇能够让人满意的作品,将自己变成了一位十足的宅男,天天窝在家里码字。张瑞听说了我的近况后,特意去我住的地方来看我,我和他已经认识四五年了,他可以说是我在这座城市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张瑞对我说:“兄弟,听说你报名参加了什么比赛,我在精神上非常的支持你。”

我说了句谢谢,然后接着问他:“那为什么不在物质上也支持我?”

张瑞叹了口气,说:“乔羽,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已经和我爸闹翻了,我决定了要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张瑞,你好好的家族企业不去继承,干嘛出来找工作,真是浪费。”

张瑞对我说:“我不喜欢经商,我爸的公司他自己会去打理,我才懒得去管,喂,你知道有什么工作适合我的?”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就对他说:“我认识的一位女同学,人长的还好,她做梦都想找一个‘富二代’的男朋友,我看这份‘工作’挺适合你的,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他听完我的话后,苦笑着。我在心里想,很多人都希望子承父业,当官的会尽量帮自己的孩子也当官,当老板当然会把自己的公司留给自己的孩子。

03

春夏交接的这段时间,雨水会频繁的光顾人世间,缠绵的雨越下越认真了,我的思绪却被打乱了,于是我决定先出去走走。

我撑着伞,一个人在公园里闲逛着,虽然是下雨天,还是有很多人来这里玩,他们手中拿着五颜六色的伞,正好装点着这个公园的风景。

我向河边走着,忽然看见前面有一熟悉的背影,于是我走上去一看,原来是张瑞。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女生,我悄悄的看了她一眼,有点脸熟,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她就是夏微。我走到张瑞的身后,推了他一把,然后说:“张瑞,夏微,真巧,你们也在这里。”

张瑞看了看我,说“喔,原来你们认识。”我点了点头。

我看见他们有说有笑,心里有点羡慕。

夏微转过身来对我说:“乔羽,半个月都过去了,你的那篇作品准备的怎样了?”

我猜她是不是在打探军情,于是就说:“写的已经差不多了,估计还有一万字就结稿了,你的准备的怎样了?”

夏微慢慢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说:“最近大家都喜欢看穿越类的小说,我也跟风写了部穿越小说,应该可以受到读者们的欢迎,等它出版后,你也得买本去看看。”

我在心里想:我们国内是很流行穿越,外国人他有时也玩穿越,不过我们的穿越大多都是往过去穿越,而外国的不多都是往未来穿越。

04

其实我写作的思绪一直都在停滞不前,这让我很是心烦,于是我会站在阳台上仰望天空,看看蓝蓝的天和不断变化的云。我很喜欢仰望天空,心里面有什么烦恼有时对天空叫喊几声会减轻不少,于是我决定了将这部新作取名为《我对天空说》。离夏天的季节越来越近,我又回老家住了几个晚上,听见了久违的青蛙的叫声,虽然有时会觉得吵人,可这声音听着也让人踏实。回老家也就休息了几天,我就回到了城里租的那间房子,继续完成我的“工作”。

几天过后,张瑞又来找我谈心,我就问他和夏微是怎么认识的。张瑞回忆说,那是一个很偶然的相遇,他在酒吧里见到了正在喝闷酒的夏微,于是他就上前和她搭讪,经过一番交谈后,他们成为了朋友。

我问了张瑞:“看来你们关系还不错,那你知道她写的那部穿越小说叫什么?”

张瑞笑着对我说:“呵呵,那部小说我看过一点,感觉是个很有趣的故事,名字叫做《梦回大宋》”。

听完后,我的底气似乎越来越不足了。

05

几天过去了,隔壁房间又搬来了位新邻居,我出门准备去散步的时候正好和他碰了个正着。

他向我打招呼,说:“你好,我应该见过你,上次去报名的时候,我叫侯俊,你可得记住了,说不定这以后会是个名人的名字。”我走上去和他握了握手。

我对他说:“你好,你好,我叫乔羽,是一个普通人,很高兴可以认识你。”

他点了点头,接着对我说:“你的参赛作品准备的怎样了?听说这次报名的人有几千人,《爱阅读文摘》的曹老板还特意请了两位著名作家浅南和纪岸斌来做评委,这次比赛就祝你好运咯。”

我对他说:“嗯,谢谢,我听说纪岸斌前段时间不是抑郁了,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他小声的说:“我听知情人说,他不是真正抑郁了,只不过拿这个来炒作罢了。”

我笑了笑,跟他说了再见,然后继续我的行程。

06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看看日历上的时间,已经到了交作品的日子。我轻轻抚摸着我的那本日记本,怀着一份忐忑的心情,将这本日记本交了上去,悬挂在半空中的心,似乎得到些许的安静。

接下来就是等待结果出来的日子,其实等待容易让人变得烦燥,这段时间有点难熬。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水平不够,又或许是这次比赛竞争者们都很强,我对这次比赛的结果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某一天下午,我接到了张瑞的邀请,去参加在北坡举行的野炊。

夏微,已经好久不见她了,她还是喜欢露出自信的笑容,我问她:“你有没有收到什么内部消息,是关于这次比赛的?”

夏微对我说:“反正我觉得我的作品应该没问题,如果你想要个名次的话,我可以去帮忙说说情。”

张瑞看到我一脸疑惑的样子,向我解释说:“乔羽,忘了告诉你了,其实夏微她是曹老板的女儿,夏微那时还很小,她妈妈因为曹老板搞外遇,就和她爸爸离婚了,于是她和她妈妈去了外地生活,夏微也跟了她妈妈的姓,我把这事告诉你,你可不能和别人说起这事。”

我算是明白过来了,怪不得夏微有那么的自信。

夏微对我说:“乔羽,我们也算是朋友,要不要我向爸爸说说情,让你拿个不错的名次。”

我用力的摇了摇头,对她说:“不用了,我想要的是,靠实力去证明自己。”

07

十天过后,到了《爱阅读文摘》公布比赛结果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登录他们的官网,看看比赛成绩,心里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安。

我找遍了比赛结果的名单,却找不到我的名字,我困惑不已,马上打电话过去问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居然说我的参赛作品涉嫌抄袭,已经被拉入了“黑名单”。

我听完他们的说法,有种睛天霹雳的感觉,我没有抄袭,被人冤枉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我还是忍不住去看看谁得了前三名,我看到夏微的《梦回大宋》得了第一名,侯俊凭借他的《谈心》拿到了第二名,赵晓晓的《山路十八弯》取得了第三名。

我看完了比赛结果,马上就去找侯俊,我敲打着他的房门。不一会儿,他开了门,我好奇的问他:“侯俊,你的文章怎么可以拿到第二名,难道你也是有‘背景’的?”

侯俊听完我的话后,冷笑了下,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唉,难道我就不能凭自己的实力拿到第二名!”听完他的回答后,我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小人了”。

侯俊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声的说道:“其实你猜的没错,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是浅南的外甥,这次比赛他也帮了下忙,不然我可能拿不到第二名。”听完他的话后,我的心里像是平静了许多,我还有疑问,就接着问他:“那个赵晓晓是何许人也?”

侯俊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就对我说:“我也是听我舅舅说的,那个赵晓晓是曹老板的小三。”

我对侯俊说:“唉,这叫什么比赛,有没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

侯俊笑着对我说:“这个世界本来就缺少公平,没有背景你办什么都困难,其实曹老板他以前就是个煤老板,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搞起文学这行了,还有我听说你的文章被说成可能是抄袭的,只能说你的运气太差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

08

几天后,《爱阅读文摘》开了记者会,宣传他们下个月就和夏微等人签约了。

夏微告诉我,她的小说下个月就要出版了,她推荐我去买本来看看,张瑞也做出了表示,他说等夏微的小说出版了,他会买下一千本当做收藏。

夏微陶醉在成功的喜悦当中,她向她的粉丝们表示,她的新小说就快出炉了。

可是好景不长,不久后的一天,煤体就把这件事情曝光了,《爱阅读文摘》这次受到了广大读者们的质疑,读者们强烈要求还这次比赛一个公平。受到评击最大还是夏微,她的处境由天堂堕入了地狱,她的粉丝们也都弃之而去。

后来我询问了一位我的朋友,他是《今天日报》的记者,他叫刘军,我向他打探是谁说出的这一切,他告诉我是曹老板的小三告的密。

他说肯定是赵晓晓不满曹老板让夏微得了第一名,自己也只取得第三名,所以才向媒体说出事实来,我觉得这是曹老板的罪有应得。

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曹老板最终做出了妥协,他对外宣布撤销夏微等人的参赛资格,将原本第四、第五、第六名提升为前三名,曹老板还特意召开了记者会,向读者们做了“深刻”的道歉。

09

原本以后会这么的结束了,没想到还有人嫌这件事情闹的不够,主动出来对媒体说出更多的秘密,这个人就是著名作家纪岸斌。

纪岸斌对媒体说,其实他是夏微的初恋男友,那时夏微还在某大学里读书,纪岸斌以前也是那个学校的,所以会经常回去看看。他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在图书馆那里碰到了夏微,两个人一番交谈后,他们成为了朋友。后来慢慢的更了解对方了,夏微对他表白了,纪岸斌说他当然不想伤夏微的心,所以接受了她的表白,两人确立了恋人关系。后来由于夏微爱上了位年轻帅哥,纪岸斌说他发现这事后,主动提出了和平分手。

我听说这件事情后,觉得这个纪岸斌真是太可恶了,居然拿感情的事来炒作。我马上赶去夏微的住所,不是为了问事情的真相,只是作为朋友的我应该去安慰她。到她家后,看到她的脸色就知道她的心情很不好,她对我说:“他是我以前的男友,这是事实,可是后来为什么分手,不是因为我爱上了年轻帅哥,而是我发现他是个既虚伪又极功近利的人,现在我更觉得当初分手是正确的决定。”

夏微还告诉我,这个城市让她已经待不下去了,下个月开始,她就会离开这里,去远方旅行。

10

周末的一个晚上,我找到了刘军,和他谈谈一些事情,他说他相信我的那篇文章不是抄袭,他决定帮助我去“伸冤”。

在他鼓舞下,我决定对《爱阅读文摘》提起诉讼,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还我一个清白。我本以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几天后没想到曹老板提前做出了让步,他在一家报纸上发表了封道歉信,说明我的文章没有抄袭,这件事情是个误会。我得知这件事情后,心情大好,决定请帮助了我的刘军去大吃一顿,最后却带刘军去隔壁王大婶家吃了两碗煮面。

在某天上午,我接到了张瑞打来的电话,他说他要去旅行了。我心里有点疑惑,就问他:“旅行?你是不是和夏微一起去?”

张瑞回答说:“是的,我陪她一起去,我决定了她去哪里我也去哪里。”

我对张瑞说:“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咯,不过话说回来,你新的工作就不要了,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张瑞笑了笑,说:“没事,我已经和我爸爸和解了,我以后会去继承他的公司,这次旅行的费用其实也是他出的。”

我知道他们去旅行后,要想再见面就没那么容易了,我告诉他:“这次你走了,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次相聚,希望你不要忘了我这个朋友,我们要经常联系唉。”

张瑞听完我的话后,回了句:“当然。”

11

五月份的第二个周末,天气晴朗,我赶去机场送别张瑞和夏微。

我看到夏微的脸上还是没有过去那么灿烂的笑容,猜到她的心情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我没有和张瑞说太多话,只是简单的握了握手。

几分钟过后,曹老板来送夏微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本人,他头发虽然有些发白了,可精神看上去还不错。夏微和他的父亲交谈了一会儿,临别时又深深的拥抱了下,然后夏微转身离去,我看见张瑞向我挥了挥手。

曹老板慢慢的走过来找我说话,他说有没有兴趣加入《爱阅读文摘》,他愿意给我次机会,我说我资历太浅,也没资格加入,谢谢他的好意。

后来接到了张瑞打来的电话,他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们决定今年不回来了。后来我找了份新的工作,继续我的生活,虽然离我的愿望还很远,不过我会继续努力。

某天早晨,我翻阅《今天日报》时,看到了一则新闻:纪岸斌因为吸毒被抓进了戒毒所。

癫痫发作怎么护理
河北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好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声名狼藉网 | 票据通软件 | 心理测试题和答案 | 猪猪侠之积木 | 南宁到衡阳高铁 | 巴西世界杯冠军 | 销售心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