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加坡纪念品 >> 正文

【流年】存在(短篇小说)_24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依寒生的秀婉,眉宇间袅袅升腾着淡淡的炊烟,若隐若现着美丽的忧郁,那一头飘逸的长发更是写尽江南的秀美。于是,依寒便认定自己的父母一定在江南。大学刚毕业,她收拾简单的行李,背上画夹,不辞而别离开了她一直想离开的家,全然没有想过养父母的感受,她认为她对于他们应该是无足轻重的。

(一)

1994年第十一届潍坊国际风筝节浮烟山放飞场。

四月潍坊的上空在热情中沸腾,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参赛代表团齐聚浮烟山,他们热情高涨地摇动手中的丝线,把希望升至美丽湛蓝的天空,看着自己天使一般的风筝自由洒脱地飞翔,心里犹如品饮了一杯醇酿,陶醉在一种温暖的情怀里。这勃勃的生机也让美丽的鸢都人民在微风拂面中露出煦暖的笑容,许许多多的市民早就做好准备专心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希望自己能够是这片沸腾的海洋中的一份子。

自从1984年第一届风筝节开幕以来,林秀丽每年都会在4月21日这天陪同丈夫前来参加这个一年一度的民族文化节。来这的目的不只是为家乡加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丈夫是个风筝爱好者,并且有自己的画室和制作车间。因他制作的风筝形象逼真,平稳上升,起飞率高而赢得许多观赏者和签约的中外客户,作坊也因此扩大规模,成了远近闻名的风筝人。此时他们激动地抬头看着上空群鱼穿柔的优美,便觉得自己置身于神奇的海底世界;群龙图腾的壮观让他们想到美丽的神话故事;翩翩飞舞的蝴蝶在雪白的云朵里穿行,让他们想到鸟语花香的春天。看着自己的风筝在世界风筝节这天,在世界人民的视线里熠熠上升,心里的激动澎湃起了无数翻滚的浪花,顿时化为感激和力量,每一年的这天他们都会准备500只免费风筝送给国内外游人,也因此赢得了许多客户,结交了许多爱好风筝的朋友。

这时他们正在自己的样品摊前摆挂他们刚刚创作的新式风筝,一个极其可爱的三岁女娃蹦着跳着就跑过来了,奶声奶气地对林秀丽夫妇说:“可不可以送给我一只老鹰的风筝,我爸爸肯定会喜欢的。”林秀丽乐了,故作严肃地看着她说:“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就送给你两只。”小女孩也是一脸庄重:“不许欺负小孩。”丈夫李志斌看着天真的孩子突然脸上多了一层阴云,把目光望向了远方,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很快抓起几只风筝让小女孩抱走了。

太阳正在一点点偏西,兴奋了一天的参赛者和游人陆续离开,放飞场上一点点安静起来。林秀丽夫妇也在收拾摊位准备离开,忽然一个慌慌张张的女人跑过来略带哭腔地询问有没有看见一个三岁大的女孩。林秀丽意外地看到她怀里抱着刚刚送给那个小女孩的几只风筝,他们失望地告诉她没有再来过,并且留下电话只要看见她一定相告。女人感激的点头匆忙去了另一个方向。从这一刻起林秀丽便对女孩放不下了,很多种担忧让她决定留下来帮助寻找,尽管自己不是一个母亲,但确实尝受过做母亲的感觉,短暂的一年让她既幸福又痛苦。她是潍坊市人民医院放射科的一名医生,职业的原因让她生了一个残疾的孩子,尽管她们对孩子悉心照顾,跑遍了全国大部分出名的医院,最后还是夭折身亡。她明白和理解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的滋味,她顾不上一天的劳累开始在任何一个可以吸引孩子玩的地方寻找,直到夜色降临,感到阵阵寒意袭来她才和丈夫无奈而又伤感地走向自己停车的方向,还有几步远朦胧的夜色中突然跑过来一个影子,看不清她的脸,只见那个影子一下扑进林秀丽的怀中,委屈地哭出声音,“妈妈,你们可回来了。”林秀丽夫妇吃惊地互相对望,云里雾里不知怎么回事,慢慢蹲下身子尽管已经是黑夜,他们还是认出了这个小女孩,刚才向他们索要风筝的女孩。

林秀丽惊喜地看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孩子,立即拨通女人刚才留下的电话,焦急万分的她想在第一时间让女孩的父母知道这个消息。短暂的等待后,电话里传出让她没有想到的声音,你拨叫的号码不正确,请您核对后再拨。林秀丽细细看着这几个数字,才发现少了一位。在反复试拨了几个号码后,依然不能接通,林秀丽夫妻只能失望地把小女孩带回了自己的家中。在回家的路途中得知,小女孩叫依寒,从她模糊不清的话语里推测出她的父母可能是风筝爱好者,每年都会来潍坊参加比赛。依寒与父母走散以后,没有惊慌失措,便来到她认为是父母停车的地方等父母回来。林秀丽猜出自己的车大概与依寒父母的车是一个模样的,或者是一种颜色的,才给了小依寒错觉,乖乖地没有动等着父母回来,林秀丽不自觉地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把她疼惜地搂在怀里,却是一点也没想到过这个小女孩会在她的生命里停留,以至于掀起滔天巨浪,差点颠覆她的生活。

(二)

最初的一个月里小依寒经常哭着闹着要去找妈妈,不吃也不喝,每次都是哭累了才睡着。林秀丽看着日渐消瘦的小脸蛋,心疼得几乎要流泪,整晚整晚地抱着小依寒来回走步,白天还要强打精神去上班,婆婆对于这个意外的陌生人的吵闹却早已表现出不耐烦,责令林秀丽把她送到儿童救助站,林秀丽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因为她知道小依寒已经永远地失去父母了,她要给这个不幸的孩子最深深的母爱,她深信用自己温暖的情怀和一颗真诚善良的心一定会焐热一颗幼稚的心灵,随着时间的流逝小依寒也会逐步忘记她的亲生父母,逐步适应地走过一段崭新的岁月。

自从小依寒来到这个家,林秀丽的身上便散发出一种力量,她的声音是带有关心和疼爱的,让小依寒感觉到了踏实和可靠。她其实不想让小依寒忘记她的亲生父母,可是冰冷的现实让她不得不让她痛苦地决定,从此以后在小依寒逐渐丢失的记忆中不再提起她的身世。让她相信他们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几个月后依寒的情绪逐渐恢复平静,渐渐对林秀丽有了依赖,林秀丽的脸上也终于露出舒心的笑容。

“我想给依寒上户口 。”林秀丽看着紧紧靠着自己的依寒终于鼓起勇气当着家人的面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

“你疯了,给她上了户口,就等于领养了这个孩子,我们就失去了抱孙子的机会,不行,坚决不行。”婆婆惊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儿媳会有这个想法。

“ 无论如何,我不会让她再受到惊吓,孩子这么小,很可怜,不能再到处流浪了。”林秀丽最终执拗不过自己的良心。

“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家业总不会让一个外姓人来继承吧,让别人笑话死。”婆婆气得语气提高了不少。

一直没有说话的丈夫站起身走到林秀丽的身边深情地对她说,“你难道不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吗?我苦口婆心地动用了多少关系才帮你调离工作,没有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林秀丽不敢看丈夫的眼睛,她知道那双眼睛只要一碰触她就会妥协,她太爱他了,她实在不想破坏她和丈夫之间的这种美好的感情,所以她什么都没说,看了看依寒那懵懂的眼神,抱着她离开了。

日子在固有的宁静中一天天度过,虽然林秀丽一直没有忘记依寒户口的事,但因上次婆婆的强硬,林秀丽便觉得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她也就一直没再开口,最主要的是丈夫也想要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林秀丽纠结的痛苦常常让她整夜整夜的失眠 。

从那一天开始婆婆的脸上很少看到笑容,冰冷的面孔直接清楚地明示着她对这个小女孩极度地排斥,小依寒从来不敢喊她奶奶,只要在家无论林秀丽干什么哪怕是上厕所,她始终是她忠实的影子。如果不是那件意外的事情发生,林秀丽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未来的路。

(三)

一个慵懒的午后,树上的知了在没命地喊叫,依寒靠在妈妈怀里好奇地问“知了为什么叫啊?”“因为它热,所以它要说话。”林秀丽一脸幸福的微笑。

小依寒的额头也是汗涔涔的,她悄悄爬下床,搬来一个凳子,将窗户打开,更加真切和近距离地聆听知了的鸣叫,她的嘴角和眼角露出可爱的微笑,“我也热,我也热。”小依寒扯着嗓子大声喊,不停地反复几遍后,突然一声呵斥把她吓得不知所措,慌乱中忘记自己站在椅子上,撒开把着窗户的手,一骨碌滚到地上,嚎啕大哭。林秀丽从床上一跃而起,抱起哭声不止的小依寒,一面给她抚摸红肿的额头,一面安慰怒目而视的婆婆。婆婆却因林秀丽的安慰更加怒火中烧,“一点规矩都不懂的野孩子,有什么前途可言。”“妈,她只有三岁,她能懂什么,我们慢慢跟她说,她会听话的。”“三岁看到老,你愿意你自己养吧。”婆婆没头没脑的这句话给了林秀丽一个提醒,也完全表明了对她们母女去留的态度,这完全归结于小依寒的不期而至。

“我们十几年的感情却抵不过一个捡来的孩子,我真的不明白,既然你喜欢这个孩子,我去和妈妈沟通,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个家,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丈夫声嘶力竭地极力挽留。

林秀丽领着依寒走出家门的那刻两行清泪顺腮而下,她也舍不得,为了给小依寒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她还是决然地离开了。

一扇朴素的门,一个不大不小的窗户似乎在很久以前就等待她们的到来,白色的窗帘 在清凉的晚风中来回涤荡,把一屋子的热气都带走了。

“今晚的星星和月亮是不是最亮。”依寒饱含热情而又天真地问妈妈。

“当然了,因为我们的到来,它们卖足了力气发出发出最热情的光芒。”林秀丽看上去已经忘记先前的痛苦。

“哎呀,知了不叫了,说明天气不热了。”依寒爬上窗台大声地望向妈妈。

林秀丽感到依寒的成长,欣喜的笑容一览无遗地表现在脸上,伴随着一丝希望的升起心中也升腾起无比的自信。清凉的微风划过指尖,抖落掉那些曾经纠结的忧伤,她无怨无悔地随着日子消磨掉自己的青春。

林秀丽除了工作以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留给了她心中早就认定的女儿,每天晚上她们在出租屋内不是做游戏就是教她学速算或者朗读英语,这些让依寒在同龄的孩子中感觉到了一种很大的优势,加之依寒聪明伶俐,虚心好学,一年级刚读就能写出很完整的作文了。林秀丽除了孩子的陪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孤独的女人。随着年华的消失,面容明显憔悴了不少,但她依然坚守,依然等待,等待依寒长大,等待婆婆理解她们。她非常盼望窗外能够听到丈夫的脚步声,走进屋内和她们一起看太阳西下,在晨间的百花丛中聆听露珠滚落的天籁之美。

不知不觉中小依寒15岁了,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林秀丽被时间摒弃了一切不可以设想的愿望,唯一的只剩这个孩子了。

人的生命中总有意外发生,或者说人类就是在一次次意外中变得成熟或者是走向了完美的结局。在遭遇意外的慌乱中触及自己真正的灵魂。林秀丽也是如此,看到女儿在医院拔牙时流血不止,恐惧中拨通了那个非常熟悉却又是在10多年中从未拨过的电话号码,李志斌在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恍若中间的这些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四)

依寒在与公司签约后她立即后悔了,因为她签完字抬头的瞬间看见了一双她非常讨厌的眼睛,斜对面的楼梯口柯伟正在用一双玩世不恭的眼神朝她得意的微笑,目光与她相遇后伸出手在空中用手指演凑了一个漂亮的响声后,转身离开了。

依寒毫不犹豫地抓起签约合同想撕毁,被刚好赶过来的柯伟抓紧了依寒那只已经伸出去的手腕,漫不经心地说 ,“合同已经签订,履行3年,违约金10000元,合同里都写得非常明白,去留随便……”柯伟扔下一堆话,没有看依寒一眼,吹着口哨潇洒地离开了。

依寒简直要气炸了肺,清纯秀丽的脸上顿时挂满了泪花,她第一次尝试到离开家的无奈,这个无奈却又偏偏是大学里对她穷追不舍的柯伟施加给她的,她仅有的一点热情随着柯伟的离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更可恨的是他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依寒很恼火,在第一次工作会议上,她就毫不客气地发言,“我认为咱们江瑞制衣应该面向中老年客户,比较时尚的年轻人的服饰琳琅满目,竞争也非常激烈,利润相对下降。通过市场调查,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年妇女更注重自己的形象,我多次陪妈妈逛街都没有买到理想的衣服……”突然依寒停止了话题,怎么把妈妈说出来了,一说到妈妈她就感到愁绪堆积,她很快把视线转移到眼前的一杯清水中,微微晃动的涟漪中,是她一双忧郁茫然的眼睛。她在心里希望自己给公司留下极其恶劣的印象,好让公司把她开除。然而事与愿违,柯伟一个人在诸多管理人员质疑的眼光中双手举过头顶,使劲拍了几下,霸道地看着依寒,完全无视他人的存在。

依寒知道柯伟的玩世不恭与漫不经心都是装出来的表象,至于他骨子里的严谨与渴望她又怎么不会懂得,只是她不敢接受他的爱,他太完美了,她不敢接受他的爱,哪怕有个想法也不行。

自从15岁那年在医院不得不拔掉一颗牙而流血不止时,她无意听到了父母的谈话,“你说,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吧,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命不好。”林秀丽焦急无助地看着丈夫的脸。一年前同事的孩子也是因为如此症状最后被确诊为白血病早期。

中卫市癫痫病治疗技术
青春期为什么得了癫痫
癫痫病会引起行为障碍吗

友情链接:

声名狼藉网 | 票据通软件 | 心理测试题和答案 | 猪猪侠之积木 | 南宁到衡阳高铁 | 巴西世界杯冠军 | 销售心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