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重生升级小说 >> 正文

【八一】其实我很在乎你(微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润青和甜果是在读五年制大专的第二个学年时认识的。

那是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甜果随父母来到这座城市,转到了这个班,班主任将她安排坐在润青的后边。

按说,他们是很难走到一起的,因为润青很内向,而甜果却是个分外活泼的女孩。学习上,除了写作外,她都不如他。所以,一旦有不明白的问题她总会问他。最初,他们只讨论些学习上的问题,渐渐熟识后,谈的内容就多了。

对他们的爱情发展起推进作用的一件事是:甜果写的一篇文章在省日报发表后,得到了68元的稿酬。她很高兴,说自己很有成就感,就主动邀请几个要好的同学在周末到森林公园去玩。

到森林公园后,甜果大方的给大家买“妙恋”喝,嘻嘻笑着:这是那68元买来的,大家可要珍惜俺的劳动果实啊!

同学庆华听此,忙拧开瓶盖,将瓶口对准自己的嘴吸着喝一小口,吧唧着嘴笑起来:这里有才女的灵气,好喝、好喝,真甜!

“得慢慢喝!”同学董栋一边说,一边指着润青,“尤其是你啊!”

润青忙撇清:“说我干啥、说我干啥!”

几个同学玩得很开心,用手机拍了许多照片,灿烂动听的欢声笑语同万紫千红的春色融汇成一道靓丽的风景,脸上绘满了青春的本色。

庆华见拍的都是大家和景色的合影,就笑道:“润青和甜果站一起,我给你俩来一张!”

“啥!?”润青面露难色,直给庆华递眼色。

“快点啊!”庆华却偏不理会他,示意几个人将他们推一块儿,“再挨近点儿,润青的手搁甜果肩上。”

“别啰嗦了,拍你的吧!”润青有点恼了。

甜果却很开心,微笑着将自己的头靠在润青的肩上,对庆华说:“给我拍美点,不然的话,我可不愿你的意。”

“成交!”庆华潇洒地摆一个“OK”的手势。

说真的,在拍那张照片时,润青没好好配合,嘴咧得像狗咬了一口似的;而甜果却笑得像一朵正静悄悄地开放并氤氲着芬芳的花朵。

中午,甜果请大家吃饭,同学们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吃到一半,大家都知趣地走了。

走后,甜果他俩又发生了什么,大家不得而知;但这以后,他俩的关系明显近了许多,直至一个周六的下午,有了第一次的约会。

少男少女们约会,恰似小孩儿偷糖吃,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开始还是到校外的公园,不久还在校园里就急不可耐地抱在了一起。

期中考试后,润青、甜果二人和许多校园情侣一样,开始在校外租房子住。一到夜自习后,俩人便开始了私密的二人世界。

不久,甜果怀孕了。

平时乐观外向的甜果懵了,闪着泪光盯着他问:这怎么好?

“我也不知道。”他焦躁地挥舞着双臂,直跺脚,蹲在地上抓抓头皮,不敢看她。

“反正我是没脸活了!学院知道后,毕业就别想了;若是爸妈知道,会活活气死的,他们一直对我给予厚望,这回我真是丢了大人!你要是也想不出好办法,那我只有死了!”她说着,竟然拿出一瓶农药给他看。

他见此,忙一跃而起,乞求她:千万别这样!咱再想想办法。

“那你说现在怎么好?”她郑重地问,“你说要与我今生今世永不分离,为了我哪怕是死也不怕,难道现在害怕了?”

“我……我……不怕!”他环顾四周没人,大着胆子说。

“好!”她笑了,“人世间咱不能白头偕老,但死了也要在一起!我先喝!”言罢,拔了瓶塞,扬头喝了两口,把瓶子给他。

他吃惊地接住瓶子,颤抖了起来,难以置信地问:“你……你……真喝了?你……你……”

“你怕了?难道你压根就不在乎我……”她红着眼睛,问他。顷刻间,血开始从她嘴角往下爬,身子往后一斜,瘫倒在地上。

“果——”他大叫着扔了药瓶,将甜果抱起,“我怎么会不在乎你呢?你别吓我啊!咱去医院!”

可是,他俩约会的地点在郊区,经过的车少。他抱着她着急忙慌地跑了二里地,才想起兜里的手机,但时间已经来不及。

甜果死后,她的父母抬着尸体横陈在学院大门口,让给个说法。

班主任让他的父母也过来了。

父亲一到学院,二话不说,当众给他几巴掌,母亲却心疼得哭起来了。

最后,学院和润青的父母协商,赔偿了甜果父母15万元钱,其中学院拿10万元,剩下的5万元是润青父母出的。这事算是了结了。

甜果的父母叫车拉走了闺女的尸身去火葬场,一路上悲痛欲绝……

望着载着甜果尸身的车远去,润青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留给润青的只有无穷的伤和不尽的悔,还有那张甜果笑得非常甜的照片。

他在照片背面写下了一行字:

惜春长怕花开早……

吃药能治好癫痫吗
羊角风可以治好吗
癫痫疾病可以治好吗

友情链接:

声名狼藉网 | 票据通软件 | 心理测试题和答案 | 猪猪侠之积木 | 南宁到衡阳高铁 | 巴西世界杯冠军 | 销售心态调整